• <dd id="dbrnb"><samp id="dbrnb"><object id="dbrnb"></object></samp></dd>
    <div id="dbrnb"><big id="dbrnb"><xmp id="dbrnb"></xmp></big></div>

  • <menu id="dbrnb"><tt id="dbrnb"><button id="dbrnb"></button></tt></menu>
  • <cite id="dbrnb"></cite>
  • <th id="dbrnb"></th>
    分享

    救護900多個“老弱病殘”后,它被罵:賺黑心錢的監獄

    2022-01-04  普象工業設計

    最近,話題“被救護的動物都去了哪里”,沖上熱搜。

    話題中的西寧野生動物園,墻是裂的,地是禿的,乍一看,真窮。
     
    因為動物園的屬性,它被貼上了太多不好的標簽。

    中國最窮動物園、動物監獄、為了賺錢囚禁動物……


    ▲裂開的雪豹園墻壁

    但許多人不知道的是:

    西野是中國唯一養育兔猻的動物園,并著力研究兔猻繁育技術;

    ▲兔猻:國家二級珍稀物種

    西野是中國唯一的雪豹繁育基地,在不依靠外國技術的前提下,自主繁殖了3只雪豹。

    ▲雪豹:國家一級保護瀕危物種

    看起來不靠譜的它,卻擔起了整個青海省動物救護的職能

    星夜奔馳、不放棄一線生還的機會,西野,比任何一家動物園,都要良心。
     
    有人說:我厭惡動物園,它就是把動物抓起來,供人觀賞逗弄。

    但對西野來說:動物園,是把需要幫助的動物圈養起來,盡力保護它們。

    雪豹救助現場
     

     
    一個動物園的救贖
     
    “沒有一只動物活得還算可以。”

    副園長齊新章,曾這么形容西寧野生動物園。

    剛來西野時,日復一日的喂食、清潔,很快就讓他萌生“不想干了”的念頭。

    直到有一天,一句話狠狠地刺激了他:動物園的存在,即是原罪

    ▲西野的環尾狐猴

    確實,他剛來就已經被枯燥的日常逼瘋,何況習慣了野生環境的動物們。

    他開始思考:如何能讓動物們過得好一些。換句話說,該如何贖罪?
     
    從2015年開始,西野大力推廣動物豐容的概念并實施。

    ▲把輪胎作為斑馬的食物容器,是一種行為豐容

    因為飼養的大多是被救助的野生動物,在人工圈養條件下,它們最缺乏“自由”。

    動物豐容,就是人為地制造野生生存環境。

    滿足它們的心理需求后,促進動物們恢復原有的天性
    猴子們愛上躥下跳,就裝上秋千。


    巖羊房光禿禿,掛個大球。

    巖羊們沒人陪玩,就和球貼貼。

    大口吃肉真沒意思,把食物包成禮物裝。

    讓雪豹慢慢折騰去吧。

     
    還有,把肉放進南瓜里給動物吃。

    不是簡單的好看,而是南瓜清涼的觸感,和破壞時的脆感,會讓動物有新奇感,提供觸覺豐容


    動物們活泛了,游客們也看得更起勁了。

    陽光下打滾、玩球的雪豹,簡直不要太生動。

    ▲扛不住雪豹的撒嬌攻擊

    養育了100多種,900多只動物的西野,在網絡宣傳下,成了名副其實的網紅動物園。
     
    齊新章回想起剛來的那個冬天,園子是光禿禿的,動物是病懨懨的。

    而現在,目之所及,一派鮮活

    ▲狍子

     
     
    從動物園到動物救助中心
     
    家里的孩子過得好還不夠,西野又承擔起了青海野生動物救助的職責。
     
    有一只名叫“凌蟄”的雪豹,印象極深。

    中國首例野生雪豹救護+放歸+科學檢測的項目,也被稱作“最成功的一次雪豹救護”。

    ▲鬧絕食的凌蟄
     
    3月,救護中心接到電話,青海某小學的院墻上出現了一只雪豹。

    為了避免雪豹出現應激反應而傷害村民,并確保它的身體健康,救護隊一針麻藥,帶回了暈乎乎的雪豹。


    血樣化驗后,發現它存在嚴重的低血鈣

    在數據異常的情況下放歸雪豹,對它是一種不負責。因此,救護隊選擇留下它,并繼續觀測。

    第四天,進行了一次徹底的體檢,確保放歸的成功。


    傳染病檢查,確保不把病帶回野外;驗血,確保血鈣恢復正常;戴上衛星定位項圈,實現放歸后的情況可控。

    經過4天的救助,凌蟄體檢正常,可以放歸。


    地點的選擇也很有講頭在了一個距離救護地直線距離12km的山坡。

    首先,最低點海拔在3800m,高山裸巖和高寒草甸密,適合雪豹生存;

    山背后有雪山雪水,附近有巖羊出沒,雪豹的飲食不用愁;

    附近沒有居民居住,大面積的空地,保證足夠的活動空間。


    8:40,陽光灑遍山頭,凌蟄慢悠悠地朝著山坡走去。

    快到埡口時,突然轉頭,定定望著救護隊,四秒,然后轉身跑了。

    ▲凌蟄的最后一眼

    ▲凌蟄放歸后的運動軌跡
     
    能夠不斷救助動物并放歸,當然是最完美的結局。

    可惜一紙投訴,將齊新章拽入谷底。

    2018年初,一名網友投訴相關部門:齊新章為了吸引流量,故意不將救護回來的動物放歸野外。

    盡管齊新章不斷寫材料回應,也無法改變“有心人的中傷”。


    但你們知道嗎?

    那些被救助并留在西野的,不是老弱病殘就是嬌嫩幼崽。

    有一只叫“凌雪太后”的雪豹,被救助時10歲(雪豹平均壽命8-12歲)。

    受過重傷,西野寧可倒貼錢,也要給它養老送終。

    ▲凌雪
     
    曾被西野救助過的中國鬣羚(國家二級保護動物),全國只有黃山野生動物園能看到。

    如果留下它,西野相當于拿捏住了財富密碼,但他們并沒有這么做。

    判斷其仍具有野外生存能力的情況下,將它放歸了。

    這么活蹦亂跳的動物,理應屬于大自然。

     
    被投訴,齊新章委屈過。但也更堅定了他守在西野的決心。

    說到底,動物園是什么?

    做的好,是幫助人們了解動物的多樣性;

    做的更好,則是擔起人類動物保護教育的責任。

    ▲曬太陽的小浣熊
     

     
    生命的延續,任重道遠
     
    要做好物種保護,遠不止救助已有的動物。

    人工繁殖珍稀物種,也是物種保護至關重要的一環。

    2017年,西野人工繁育出國內第一只高山兀鷲(國家二級保護動物);

    2021年,中國首只人工破殼高山兀鷲亮相,取名“五毛球”, 填補了國內技術的空白。

    ▲第3天
    第36
    ▲四個月

    高山兀鷲是為數不多的,能夠飛躍珠穆朗瑪峰的鳥類之一

    這類猛禽的人工繁育難度較大。

    而高山兀鷲的成功繁育經驗、技術,對于其它猛禽的繁育有極大的借鑒意義。

    ▲雪山上的高山兀鷲,圖源@鳥網
     
    2019年,西野人工繁育的中國首只雪豹“傲雪”成年

    3周歲的傲雪小公主,被養得白白胖胖,身體各項指標穩定

    這也為下一步的交配,提供了良好的機遇。


    除此之外,西野還是全國唯一養育兔猻的動物園

    但遺憾的是,至今,沒有人工繁育成活的兔猻。


    西野養育的四只兔猻,都是野外救助的幼崽。

    分別取名猻思邈、猻小滿、猻小妹、猻尚香。

    從2015年救下第一只猻思邈,至今,兔猻們多次誕下幼崽,但都無法存活

    ▲兔猻幼崽

    因為兔猻對生存環境的要求很高,且應激反應極強烈。

    很多時候,在你不知道發生了什么的時候,兔猻寶寶已經被“嚇”死了。

    這條路,難走,但西野不會停下。

     
    不由得想起恩施的鳳凰山動物園,那個被稱為“一個人的動物園”的動物之家。

    老羅,在這方寸的園區門口,一守就是三十年。

    他說:我是園長,是飼養員,也是送葬者

    圖源@敘世視頻

    用一個月工資,救下差點被送上餐桌的黑熊;


    圖源@敘世視頻

    人家養不了的白狐,也送到他這;
     
    150斤的大蟒蛇去世了,他就一個人,一步步,把蛇扛到后山,埋了。

    圖源@敘世視頻
     
    盡管老羅把每個月的養老金都貼進去,動物們也吃不上什么好的。

    饅頭、玉米、青菜葉……但足夠生存。
     
    做到這個份上,圖什么?壓根不是開不開動物園,賺不賺錢的事情了。

    是一種責任,一份道義,發自內心對動物們的疼愛。

    圖源@敘世視頻
     
    無論是老羅,還是西野,都擔得起“良心”二字。

    而有良心的人,不怕走得慢些。

    只求走的遠一些,再遠一些;救助得多一些,再多一些。

    圖源@敘世視頻

    文章圖片來源微博、B站:
    @西寧野生動物園、@圓掌

      轉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獻花(0

      0條評論

      發表

      請遵守用戶 評論公約

      類似文章 更多

      精品久久成年免费影院